你好!歡迎進入濟南原糧春酒業有限公司!
加盟熱線:
0531-87969539
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 >

山東散白酒,中酒加盟

發自 :俠客 瀏覽次數 : 發布時間 : 2018-02-22 17:42

  

明明你也很愛我精彩章節

第11章 你懷孕了

紹庭的話像淬了毒的利劍一樣扎進她的胸膛,痛的她肝腸寸斷。

夏安然顫抖著唇瓣,揪住他的衣角,企圖做最后一絲掙扎:“紹庭,你聽我說好不好……”

“別碰我,”霍紹庭眼中滿是嫌惡,薄唇翕動,“我,嫌,你,臟!”

夏安然伸過去的手僵在空中,臉色煞白,眼中的光芒慢慢熄滅。

看著她失魂落魄的樣子,霍紹庭胸口憋悶,恨不得把整棟樓拆了。

她還真能裝,要不是他親眼看見她有多浪蕩,他還真信了她楚楚可憐的小白花模樣!

霍紹庭狠狠扔下花灑,不愿再在這里待一分鐘,決絕的轉身,砰得一聲摔門而去。

夏安然心如刀割,身體順著墻壁軟軟下滑,抱住雙腿,將臉埋在膝蓋里,失聲痛哭。

……

慕筱趕來的時候,夏安然已經昏倒在浴室。

醫院,夏安然悠悠轉醒,看到身邊坐著的男人,詫異道:“怎么是你?”

沈君浩穿著白色長大褂,帶著無框眼鏡,英俊而儒雅。

看到夏安然醒來,他的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欣喜,揶揄道:“你那副像見了鬼一樣的表情是什么意思?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以為你還在國外?!彼跞醯?。

“你對我還真是一點都不關心?!?/p>

夏安然嘴角抽了抽,被他噎得不知道該怎么回答。

沈君浩是夏安然和慕筱高中時的同學和死,曾經追過夏安然,被夏安然拒絕了。

她對他說霍紹庭已經把她的心占滿了,再也容不下別人了,之后沈君浩便沒再提這件事,依然是朋友。

沈君浩冷笑一聲:“世界上自殺的方法有很多,試圖用自來水把自己淋死的,我還是頭一次見,長見識了?!?/p>

夏安然被他說的臉紅了紅,想到霍紹庭眼中又閃過一抹黯然:“我不是想自殺……”

“那你是覺得好玩?”

“……”

沈君浩起身,塞給她一個溫度計,板著臉道:“既然不是想自殺,那就努力照顧好自己和孩子?!?/p>

“哦,???什么?”夏安然猛地抬起頭,一臉的震驚。

沈君浩微微皺眉,頓了頓才道:“你懷孕了,兩個多月?!?/p>

夏安然猛地睜大眼睛,滿眼的驚喜,激動的問:“我……我懷孕了?”

沈君浩看著她的樣子,眼底有什么閃過。

他垂眸,遮住眼里的情緒,用平常的語氣道:“別高興的太早,你身體太弱了,能不能保得住還不一定,而且你的血樣指標有點異樣,需要做進一步的化驗,化驗結果一個星期以后才能出來……”

夏安然早已聽不進他后面在說什么,滿腦子都被“你懷孕了”四個字占滿著。

沈君浩看她一臉傻笑,忍不住凝眉,在她頭上敲了一下:“我說的你聽到沒有?”

“???你說了什么?”夏安然捂著腦袋,無辜的眨巴著眼睛。

沈君浩:“……”

他真的是服了她了,都已經快要當媽了還跟個孩子似得。

“你有點貧血,最近是不是沒好好吃飯,或者有沒有出現失血過多的情況?”沈君浩一邊說一邊做著筆記。

第12章 霍紹庭知道你懷孕了嗎

安然腦海里閃過張媽的話,張媽說她流了好多血,跟從血泊里撈出來的一樣。

可就她腿上的那點小磕磕碰碰,那算什么傷?流成血泊?這不是搞笑么?

“沒有啊,可能是我最近胃口不大好?!毕陌踩徊灰詾槿坏恼f。

沈君浩停下寫字的動作,眼神閃了閃,問:“霍紹庭知道嗎?”

“嗯?”夏安然怔了一下。

“霍紹庭知道你懷孕了么?”沈君浩臉上帶著幾分逼問的味道。

夏安然臉色一白,緊張的看著他:“不要告訴霍紹庭和我父母,不要讓任何人知道,求你!”

如果讓他們知道她懷了霍紹庭的孩子,他們一定不會讓她生下來的。

夏安然的手下意識的放在小腹上,一副保護的姿態。

她愛霍紹庭,愛與他有關的一切,更別說是她和他孕育的生命結晶。

沈君浩的臉色異常鐵青,看到夏安然委曲求全的樣子,他心疼又憤怒。

三年前,夏安然嫁給霍紹庭以后,他傷心的出國,再沒有跟她有任何聯系。

他以為她過的很幸福,也以為自己可以忘記。

可是這次偶然的相遇,他才明白他從來沒有忘記過她,那種心動的感覺甚至比以前更強烈。

如果一開始他就強行將她搶到他身邊,是不是她就不會受那么多苦?

既然霍紹庭不懂珍惜,那他的忍痛割愛還有什么意義?

夏安然起身要下床。

明明你也很愛我 免費閱讀

沈君浩皺眉道:“你要干什么?給我好好躺著!”

夏安然搖搖頭,勾起淺淺的笑:“謝謝你君浩,我已經沒事了?!?/p>

霍老爺子如果知道她又進了醫院,肯定又要把霍紹庭叫過去痛罵一頓,她并不想家里因為她而鬧得不合。

沈君浩緊緊握著拳頭,臉色難看,想說的話就在唇邊,最后卻什么也沒說。

……

夏安然回到家,上樓洗了個澡,出來時看到臥室的床頭桌上放著一個精致的藍絨小盒子。

盒子是打開的,入目的是一條閃爍著璀璨光芒的鉆石項鏈。

李嬸正好端著一碗粥上來:“咦,這是少爺送您的情人節禮物嗎?真漂亮??!”

夏安然微微一怔,才想起來今天是七夕情人節。

霍紹庭送她的禮物?她想都不敢想。

包里的手機響起來。

夏安然看著屏幕上“霍紹庭”三個字,心跳莫名的加速:“喂?”

霍紹庭冷淡道:“床頭有個藍盒子,你現在來華都國府聽雨軒,記得把里面的項鏈帶上?!?/p>

不等她回答,霍紹庭已經掛了電話。

夏安然盯著盒子里的項鏈,耳畔揮之不去的是他那句“記得把項鏈戴上”。

她還是有點不敢置信,他居然真的送了她禮物?

夏安然換上她最喜歡的連衣裙,匆匆下了樓。

路過名品店的時候,她特意停車為霍紹庭買了個腕表作為回禮。

來到華都國府的包間門口,夏安然感到從未有過的緊張,隱隱有些期待,她深吸了口氣,輕輕敲了敲門。

“誰?”一個女孩的聲音傳來。

第13章 從未有過的羞恥和難堪

夏安然微微一怔。

門豁然打開,一張小巧精致的臉出現在她面前:“姐!哇!我想死你了,我還擔心你不回來呢!”

夏安然震驚的愣在原地,看著眼前穿著Armani最新款高級定制美艷如花的夏星辰。

她出獄了?

包間里傳來愉悅的聊天聲,一張偌大的桌子坐滿了人。

她的奶奶、爸爸、媽媽,還有,霍紹庭……

一家人有說有笑,紛紛朝她看來。

夏安然只覺得身體像石化了一樣,僵硬的動也不能動。

“姐,快入座?!毕男浅嚼陌踩蛔?,自己則坐在了霍紹庭身邊,甜甜笑道,“紹庭非要給我辦什么接風宴,我都說了不用了,我早上就想通知你的,可是打你電話沒人接?!?/p>

夏老夫人開心的呵呵笑著:“安然,你昨天是不是故意告訴我們紹庭沒有借錢給你啊,下午的時候你爸的賬戶里突然多了一千萬,把我們都下了一跳?!?/p>

夏安然驚訝的看向坐在桌子對面的男人。

霍紹庭穿著深灰色西裝,英俊矜貴,燈光照在他的臉上,更襯得他五官深刻俊美。

他任由夏安然摟著他的胳膊,唇角微微上揚,勾起迷人的弧度。

夏母也欣慰道:“多虧了紹庭星辰才能這么快從那個地方出來?!?/p>

夏安然捏著紙袋的手不覺用力,他對星辰自然是會不遺余力的。

夏星辰親昵的摟住霍紹庭的胳膊,幸福道:“爸,媽,紹庭答應我說等我出來就跟我結婚?!?/p>

“好好,”夏母緊張的看了大女兒一眼,生怕夏安然捅破她跟霍紹庭已經結婚的事,呵呵干笑道,“你們倆是真心相愛,能在一起我們當然高興?!?/p>

夏老夫人一臉驕傲的說:“星辰這丫頭就是有鳳凰命,聰明、漂亮又大氣,跟紹庭簡直就是絕配?!?/p>

夏星辰笑顏如花,開心的不得了,甜甜的摟著霍紹庭的胳膊撒嬌:“紹庭,你不是要送我禮物嗎?”

霍紹庭淡淡挑眉,抬頭看向夏安然:“安然,我讓你帶過來的項鏈呢?”

夏安然身子一僵。

這三年的千錘百煉,直到這一刻,夏安然才知道自己終究沒練就一顆金剛不壞之心。

所有人看著她。

霍紹庭漫不經心的語氣,夏星辰滿是期待的眼神,猶如鋒利的刀刃扎進她的心里,鮮血直流。

被頭發擋住遮掩在領口下的項鏈,冰涼的吊墜,像熔化的鐵水般燙在她的肌膚上。

夏安然忽然發現自己出現在這里就是一個愚不可及的笑話。

早就知道霍紹庭對她只有厭惡和憎恨,為什么還要傻傻的抱有希望,以為他,以為他……

夏安然用力握緊手指,身體控制不住的微微顫抖。

夏星辰一瞬不瞬的盯著她,眸中閃過犀利的鋒芒。

她早在一進門的時候就看見了夏安然脖子帶著的項鏈,嶄新的痕跡即使被頭發擋著也遮掩不住那璀璨的光華。

明明你也很愛我在線閱讀

夏星辰歪著腦袋,微微瞇起眼睛笑問:“項鏈是裝在那個袋子里了嗎?”

“沒有?!毕陌踩幌乱庾R的將袋子收緊,努力克制著聲音里的顫抖,“我,我忘了拿了?!?/p>

霍紹庭的眉頭微微皺起。

“那這個袋子里是什么?”夏星辰不依不饒。

夏安然唇色蒼白,抬頭深深的看向霍紹庭,他早就什么都看穿了,卻一句幫她的話都沒有,就這么冷眼看著她難堪。

第14章 你不就是想被我上

夏安然牙關輕顫,卻依舊努力挺直脊背:“這是……我送朋友的禮物?!?/p>

霍紹庭動作微微一頓,握著酒杯的手不覺用力,黑眸冷冽的射向夏安然。

夏星辰好奇的問:“百達翡麗呀,這個牌子的腕表可不便宜,送男朋友的嗎,給我看看吧,等我和紹庭結婚的時候,我也想送他一款百達翡麗?!?/p>

夏安然被逼到退無可退,渾身的血液都在逆流。

夏星辰作勢要過來看,夏安然霍得起身,緊緊攥著手掌,臉色蒼白道:“星辰,其實我和紹庭……”

夏母忽然意識到夏安然想要說什么,猛地站起身大聲呵斥道:“安然!”

氣氛一瞬間緊繃到極致。

夏安然用力咬著唇。

夏母怒斥道:“如果你不想吃這頓飯就給我滾!”

霍紹庭危險的瞇起眸子,警告的看向夏安然。

夏星辰眼中閃過一抹怨恨,故作關切的替夏安然解釋道:“媽,您別生氣,我知道您是嫌姐姐花錢大手大腳,但是這次姐姐真的是有原因的,這塊表是送給沈家少爺沈君浩的,買寒酸了怎么拿得出手,不是丟我們家的面子嗎?!?/p>

霍紹庭聞言,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,送給沈君浩的?敢在他眼皮子底下送幾十萬的手表給別的男人,她還真是能耐了。

夏星辰端起酒杯:“姐,你別生氣了,今天我第一天回家,我們干一杯,祝我重獲自由,忘記剛才的不愉快,好不好?”

夏星辰遞給夏安然一大杯酒,自己也舉起杯子,滿懷期待的看著她。

夏安然定定的看著手里的白酒,手護在小腹上。

孕婦不能喝酒,會導致胎兒畸形。

見夏安然久久沒有動作,夏星辰眼眶泛紅道:“姐,你怎么了?是不是不歡迎我回來?”

霍紹庭見夏星辰委屈的都快哭了,頓時火氣更盛,看夏安然更不順眼:“怎么?矜貴的連杯酒都不能喝了?”

夏安然眼睛酸澀,指尖輕輕顫抖。

所有人都逼視著她,好像她不喝這杯酒就是犯了大逆不道十惡不赦的死罪一樣。

正僵持,她的手機忽然響起。

夏星辰瞥到夏安然的來電,忙道:“姐,是君浩打來的,你快接吧,別讓他擔心?!?/p>

沈君浩!霍紹庭臉色一片陰霾,這三個字就像毒刺一樣蟄著他的神經。

夏安然咬了咬牙,按了掛斷,然而電話又重新響起,一遍又一遍,致死不休的樣子。

夏安然只好放下酒杯,說了聲抱歉匆匆出了門。

霍紹庭“砰”得一聲放下酒杯,臉色陰沉可怖,也找了個借口起身跟了出去。

明明你也很愛我小說完結版

夏安然走到廁所,按下接聽:“喂,君浩,什么事?”

沈君浩聲音嚴肅,每一句都說的艱難而緩慢:“安然,你的化驗結果出來了,是……急性髓系白血病?!?/p>

“什么?”夏安然怔住。

“安然,你現在必須立馬拿掉孩子接受化療,盡快尋找合適的捐獻者進行骨髓移植手術,否則,你的生命不會超過六個月?!?/p>

轟隆隆,夏安然只覺得腦海里有一道驚雷炸開,怎么會,她怎么可能得那種???

“不,我不會拿掉孩子的?!?/p>

“安然,你聽我說,孩子還可以再有,但是命沒了就真的什么都沒了,你就算不考慮你自己,難道不考慮一下父母嗎?”

“不是的,君浩,霍紹庭不會再讓我懷上他的孩子了,他碰我只是因為他恨我,現在星辰回來了,他很快就會和星辰結婚的!”

“我爸媽生氣我害星辰入獄,早就不管我了!君浩,求你幫我,我一定會努力活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天的,求求你,不要告訴任何人,我會從霍紹庭身邊離開,然后……”

霍紹庭一進門就聽到夏安然說“求你不要告訴任何人,我會從霍紹庭身邊離開”,心里怒火蹭的一下躥起來!

“是嗎?”霍紹庭冰冷的聲音帶著濃濃的譏誚,唇角微彎,明明在笑卻讓人不寒而栗。

夏安然嚇得手機啪嗒一聲掉在地上,臉色蒼白的凝視著他:“你……你什么時候來的?”

霍紹庭一步步逼近,唇邊帶著惡魔般的笑意:“怎么?還想瞞我多久?夏安然,同時釣著兩個男人是不是很有成就感?”

“我沒有,我跟君浩沒有……”

“呵,你覺得我還會信一個婊子說的話!夏安然,你就那么欲求不滿?我一個星期上你一次讓你寂寞了是不是?是他操得你爽,還是我操的你爽?沈君浩一晚上能讓你達到幾次高潮,嗯?”

霍紹庭冰冷的話還未說完,“啪”,臉上便挨了一耳光。

夏安然看著他,眼眶通紅,手打的發疼,可是心更疼。

別人再冷酷的對待,都不如他一句侮辱來的更讓她痛徹心扉。

霍紹庭抬起頭,眼中凝著寒霜,額頭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。

她竟然為了別的男人打他?霍紹庭一把扣住夏安然的手腕,將她狠狠按在廁所的門上,渾身散發的怒意仿佛能將人撕碎。

夏安然被撞的五臟六腑都快碎裂了,疼的悶哼一聲:“霍紹庭,放開我……”

“放開?”霍紹庭挑起她胸前的項鏈,殘忍的嘲諷,“你今天來,不就是想被我上嗎?”

“不是的,”夏安然被鉗制的身體控制不住的顫抖,“霍紹庭,我不是妓女!”

“呵,別玷污了妓女這個詞,至少妓女不會接了客還給自己立牌坊!”

“不要,放開我……”

霍紹庭無視她的反抗,猛地撕開了她的衣服,粗暴的分開她纖細修長的腿,猛地用力。

“??!”她被他狠狠侵入,干澀的她疼的眼淚都掉了下來,“霍紹庭,不要,停下,疼……”

第15章 她疼的渾身顫抖

不要怎樣,這不是你想要的嗎?”霍紹庭身下狠狠撞擊著她,馳騁在她的身體里,每一下都進到最深處。

男人又沉重又克制的呼吸在她的耳邊回響。

灼熱的氣息噴在她耳邊的敏感地帶,讓她渾身控制不住的輕顫。

她疼的牙關輕顫,額頭的冷汗一滴滴掉了下來。

“不要,啊,唔……”夏安然想冷靜,可是身體的本能出賣了她。

明明你也很愛我 精彩章節

霍紹庭感覺到她有了反應,冷嗤一聲,真是個下賤的女人!

他一口咬住她的脖子,她疼的痛呼,他身下卻動的越發兇狠,咬牙切齒的吐出兩個字:“蕩婦!”

聽到他惡毒嘲諷的話,夏安然心疼的顫抖。

霍紹庭冷酷的凝視著她,那張清純的臉,不知道騙了多少男人,她在沈君浩身下時是不是也這么浪蕩,下面是不是也這么緊的咬著沈君浩。

沒有解答的疑問盡數化為怒火,一記又一記的撞入她的身體里。

廁所外有高跟鞋的聲音漸漸朝這邊走來,夏安然整個神經都緊繃起來。

夏星辰扭動門把,扭不動,只好敲門道:“有人嗎?姐,你在里面嗎?”

夏安然渾身一僵,恐慌的看向霍紹庭,是夏星辰!

霍紹庭微微瞇眼,更加兇猛的動了起來,眼中帶著濃濃的嘲諷,像是要將她搗壞一般。

夏安然死死咬著唇,不讓自己發出聲音,一門之隔,外面的人很可能會發現異樣。

她無法想象夏星辰若是看到這樣的情景會用怎樣的眼睛看她。

她覺得自己像是和別人老公偷情的小三,羞愧的無地自容。

夏星辰用力拍了幾下門:“姐?姐!你在里面嗎?”

夏安然屈辱的淚水一點點滴落,她知道霍紹庭是故意這么羞辱她,因為他恨她,恨她害夏星辰入獄,恨她設計他娶了她,恨她今晚沒有喝下那杯酒讓星辰傷心難過。

霍紹庭看到夏安然臉上的淚水,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煩躁。

她還知道哭?今天的一切不都是她算計來的?

霍紹庭一把捏住她的下頜,懲罰似得吻住她的唇,攻城略地般的侵略著她的每一寸領地,恨不得將她拆吃入腹。

夏安然忍不住低吟了一聲,上面和下面的雙重攻擊,加上過度的緊張,她只覺得一陳強烈的酥麻從尾椎骨傳遞到中樞神經,令她的大腦里白茫茫一片,身體顫抖著達到了云端。

她驟然的收緊讓霍紹庭悶哼一聲,一陣電流竄過,噴薄而出的炙熱系數灑在了她的體內。

夏星辰站在門外,死死咬著后槽牙,臉色蒼白而猙獰,盯著那道門看了良久,最后憤憤離去。

霍紹庭從夏安然身體里退出來,毫無留戀的樣子像是碰了什么臟東西。

夏安然近乎赤裸,狼狽不堪,而他卻是衣冠楚楚。

霍紹庭整理好衣服,優雅矜貴,風度翩翩,仿佛剛才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。

他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,冷冷道:“今天的事情,我不希望星辰聽到一個字?!?/p>

她身體輕顫,臉色更加蒼白。

霍紹庭拉開門,摔門而去。

夏安然狼狽的跌坐在地上,兩眼空洞,像是一只失去靈魂的破布娃娃。

讀好書,愛生活,閱讀越精彩. 更多精彩內容 關丨 注丨微:【超月小說】 功丨眾丨號 回復書名即可繼續閱讀!

瀏覽 . 手機站

關注 . 官方微信

Copyright?2017 濟南原糧春酒業有限公司 魯ICP備17031142號

技術支持:山東奇跡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
微乐吉林麻将手机版